那些搬家的漂泊与甜蜜:创业不停下

发布日期:2021-11-20 00:35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电气(601727),搬家是企业历史上不可避免的旅程,巨头们的搬家故事往往记录着企业不同阶段的发展与战略部署,也反映了整个产业的兴衰与变迁。

  1937年,当比尔·休利特(B. Hewllet)和戴维·帕卡德(D. Packard)拿着538美金创立惠普公司时,没有人能想到,那座仅有一个车位的简陋木质车库——他们的初创地——成为了“硅谷”这片高科技事业云集的璀璨银河中第一颗耀眼的明星。

  车库只是一个起点。惠普以制造阻容式音频振荡器起家,逐步扩大经营范围,搬进楼房,不断扩张。五年后,他们建造了第一座属于自己的大楼(Redwood大厦),集办公、实验室、工厂为一体。这栋楼成为了惠普的底气。帕卡德告诉休利特,如果电子行业不景气,他们可以把这栋楼改造成食品杂货店。

  当然,杂货店的危险预期并没有降临,惠普一路高速成长,并吸引了近百家高新技术企业到硅谷办公。1989年,惠普创始的那间车库被加利福尼亚州政府正式命名为“硅谷诞生地”,成为了珍贵的历史里程碑。

  在中国,从世纪之交开始,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字节跳动等公司在版图上移动的每一步,都始终引发着大众的猜测,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时光从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迈入第三个十年,新时期的创业者们面临着全新的创业环境。

  新经济创投数据服务商 IT 桔子发布的《2020-2021中国新经济创业投资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创业两极分化严重:医疗、芯片、高端制造等热门赛道的头部公司拿走了资本市场绝大多数钱,而疫情之下,其他公司面临降薪裁员、业务暴雷、失信被执行等问题,挣扎在生存线上。

  风险投资环境也发生了质变。成熟期投资火热,单笔超过 1 亿、10 亿的项目数量大幅增多,而早期投资占比不断在缩减、下滑,初创企业融资艰难。

  很难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仍然是属于创业者们的时代。

  创业者们一路上跌宕起伏,而“搬家”这个与创业息息相关的主题也牢牢刻上了新时代的印记。公司搬家背后的辛酸苦楚、咬牙坚持、喜不自胜,筑就了属于当下这个时代的创业史。

  不如胡来的第一篇推送《我们为什么要喝精酿》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写成的。联合创始人周跃翔刚刚动完膝盖韧带断裂的手术,躺在病房里按下了发送键。文章里,他写道:“精酿是一场味觉冒险。”

  与此同时,他的两位合伙人正在美国走访酒厂,谈代理进口事宜。在观察到精酿啤酒在美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后,他们想在市场空缺的国内成立一家精酿啤酒进口贸易公司。

  最初,三人在家办公,后来,为了方便接待海外经销商、接近客户,他们决定在上海租一处办公场所。因为追求认真工作的氛围,他们选择了较为传统的商务写字楼。三个人蜗居在10平米的办公室里,放了装酒的冰箱后,就只剩下一点点走动的空间。

  公司成立前期,不如胡来频繁更新公众号,希望把精酿文化传递给国内的消费者。半年左右,返单越来越多,他们迎来了第一个业务节点,开始和海外酒厂大量订货。为了节约成本,几千箱酒运回国内后全部寄存在做玩具生意的朋友的仓库里。虽然无法满足一些酒品的低温存储标准,但这已经是他们当时能找到的最好选择。

  许多初创公司的起点往往和不如胡来相似,在选址上会追求成本低,入驻快,靠近人才或客户群。囿于成本,他们的选择并不多,但好在目标明确、要求具体,关于办公空间的奢侈幻想还远没有膨胀,很容易满足。

  发迹于南京的脱单实验室也是一个标准的范例。创始人钟志远在探探工作时,发现陌生人交友解决不了互联网从业者的脱单需求。于是,他从探探辞职之后,在北京找了一个联合办公位,但北京的招人、场地成本都很高,没过多久,他就决定离开北京,回到家乡南京。

  南京软件谷是他大学时实习的地方,在那里,他不仅能找到需要的人才,而且也贴近脱单实验室主要的服务群体——程序员。南京的创业土壤显然更适合脱单实验室的发展,在软件谷的联合办公区扎根后,短短七个月,公司迎来了三次扩张,现在即将搬进17人间的办公室。

  起点虽小,却总是承载着更大的热情。作为一家专注服务“快”企业的办公空间运营商,办伴科技最初的办公室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厅里放一张办公桌,两个外地员工住在卧室。当时团队只有11个人,自己动手装了宽带,日常请阿姨做饭,办公氛围其乐融融。

  办公环境虽然小,但人的精神头很足,晚上经常加班到凌晨3、4点。起品牌名称“办伴”和“Distrii”的时候,团队花了整整两个晚上彻夜讨论,所有人都都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期待。

  欣欣向荣是初创公司常有的景象,虽然只有几个工位,但小团队秉持着同样的理想和信念,干劲十足。第一间办公室,也成为了创业者们心中永久的纪念。

  初次搬家标志着企业已经冲出创业大军的重围,存活了下来,是一个美好的里程碑。多数时候,这往往也意味着初次扩张,是创业者们第一次尝到的胜利滋味。回想起第一次搬家的场景,创业者给我的描述大多是“顺其自然”,但语气中带着浅笑,传递着青葱岁月中的甜蜜回忆。

  学音悦网创始人任威至今记得,2015年,西安政府扶持,给了他一整层楼,足足1000平的众创空间。这突如其来的“富裕”让从4个免费工位起家、在咖啡馆线上教音乐的他感动不已。他深刻地感受到,只要你在做正确的事,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当然,有别人让路的,就有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的。乐活OKR与组织发展中心初创时,受邀为一家企业做管理咨询,办公地点就在这家企业的独栋小楼里。虽然办公环境很好,但始终不是属于自己的小天地。2017年,乐活的业务发展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开始迅速发展,大批招聘和培养年轻人。为解决大学生住宿问题,公司也搬到了独立的民居中办公。

  彼时,员工小樱还只是实习生,对于搬家感触颇深。和她同期的几位实习生大学都在上海郊区,距离公司极远。创始人陶慧刚安排她们住在公司的空余房间里。每天早上,小樱只需要舒适地吃个早餐就可以上班,免去了通勤的烦恼,这在上海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

  作为一家以“点亮工作”为使命,致力于赋能中小型、知识型、创新型企业的公司,乐活在民居阶段塑造了“快乐生活,快乐工作”的企业文化。因此,公司时常举办文化日、读书会、电影日等等,民居的生活环境也给员工们一起做饭、社交提供了温馨的氛围。

  饱满的信念感是创业者的肾上腺素。很多时候,信念感也需要物质上的优化来支撑,给创业者更大的信心。第一次搬家后,关于未来的许多憧憬,都被唤醒了。

  办伴科技的员工们对于第一次搬家异常兴奋,因为他们即将搬进的是公司自己的苏河项目——距离上海火车站非常近的Distrii办伴·静安苏河一号办公空间。

  和其他公司不同,办伴科技的搬家流程是从打扫新办公室的卫生开始的,等于同时进行了项目的开荒和公司的搬家。

  董事长&CEO陈克明回想起第一次搬家的经历,又开心又兴奋,觉得事业已经正式开始,团队日渐强大,一切都欣欣向荣,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前进的脚步:“直到公司搬家时,我才确信自己是这个行业的人了。”时值43岁的他感觉到:“可能此生最后一段时间就要跟着选择的事业走到底了。”

  很多时候,刚搬完家的创业者们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已经迈上了新的台阶,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可有时候,更大的风险却悄悄找上了他们。

  2016年,刘敬元观察到娱乐场所的互联网程度非常低,私域流量无法利用起来,于是成立了小诚互娱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为酒吧等场所设计了一款场景大屏互动软件每屏秀秀。软件一经推出,迅速占据了北京的后海酒吧一条街。

  业务扶摇直上,但员工们仍然挤在联合办公的几个工位上,开会要跑去楼道里开,和客户联系时也不敢放声沟通,怕影响到隔壁的公司。

  刘敬元向我回忆,公司终于有钱从共享办公空间搬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独立和自由:可以放声和客户打电话,员工们也能自如地开会了。大家干劲十足,业务也再次上了一个台阶,全国客户一度达到几千家。

  树大招风。2018年年末,小城互娱的服务器遭到竞争对手请的黑客攻击,系统瘫痪。客户的信任岌岌可危,竞争对手趁机而入,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刘敬元叹息道,“那是公司的至暗时刻。”

  一个多月以来,全公司并肩作战,每天熬夜到两三点钟,维护系统,安抚客户。每晚,楼上楼下的员工们都一起吃夜宵,陪伴彼此熬过漫长的黑夜。终于,警察抓到了黑客,危机终于解除。

  刘敬元坦言,他也曾想过放弃,但看到视若兄弟姐妹的员工们挨个给客户上门道歉,看到公司产出为客户创造出了真正的价值,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创业总是伴随着极大的风险和动荡,既像在寒夜里穿行,又像在大海中搏击风浪。穿越周期的创业者对困难往往已经视若寻常,甚至感到麻木,才能给出利益最大化的应对方案。

  不如胡来将货物转移到独立的新仓库之后,遭受了近年来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新冠疫情。全国酒吧大批暂停营业,订单数骤减,几个集装箱的货物堆在仓库里卖不出去。

  与此同时,为人员扩张而搬迁到的大办公室也因为业务停滞而显得空旷。不如胡来从10平米的办公空间搬到了40平米的独立隔间,但招聘却按下了暂停键,这让高额租金成了一笔并不划算的额外开销。

  焦虑伴随着困难而来。周跃翔开始思考出路,打算在国内做属于自己的精酿品牌。直至2020年下半年,国内情况好转,酒吧恢复开放,迎来了全社会的报复性消费,订单全速增长,很快就卖断了货,整个公司才松了一口气。

  筚路蓝缕,栉风沐雨,披星戴月,和创业有关的成语往往描绘了一种“在路上”的艰难状态,这绝不是一个偶然。极尽具象来说,搬家这件事的危急、窘迫,就能映射出无数困难:有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被迫搬到条件次一些的地方;有的创业者搬家路上还在和客户敲定方案;有的因为现有的办公场所突发意外而颠沛流离……

  受开音像店的父母影响,任威自3岁起就天天听音乐,但直到13岁听到黑豹、唐朝的摇滚后,他才突然爱上了这种美的表现形式。

  于是,他开始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乐队。租民房玩乐队的时期,任威和他的小伙伴们被不堪其扰的房东们驱逐了13次。这似乎也成为了一种他日后创业的隐喻。他决心创办一个“云端的音乐学院”,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真人教学陪练服务。创办学音悦网后,他也搬了五次家。

  2017年的夏天,北京暴雨如注,这也预示着任威当时的心情。一天,学音悦网北京分部所在的银河SOHO众创空间资金链断裂,早上九点勒令公司当天搬走,不然直接锁闭。任威看着满屋的办公设备和乐器,焦急不已。

  他想到了洽谈中的银泰in88,学音悦网打算在那里开一家线下体验店。下午两点,他赶到王府井大街协商,得知就算加急,也只能在一周内收到批文入驻。任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说服了商场,获得了当晚商场关门后搬家的许可。搬家的时间,有且只有一晚。

  晚上十点,夜幕重重,都市的繁华灯光逐渐熄灭,预想中的大雨意外地没有降临。商场一片寂静,窗外的路边堆满了小黄车,那是那一年创业大潮的纪念。

  夜晚中唯一的忙碌场景出现了。搬家公司只来了三个人,学音悦网20多个员工齐齐上阵,跑上跑下。“抢滩登陆你知道吧?”任威笑着对我说,“像打仗一样。”

  战役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搬完后,员工们累得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这场并肩作战极大地稳固了军心。任威向我转述员工的话:“其他公司还要花钱出去团建,我们公司直接拿搬家当团建。”

  一夜之间,500平方米的体验店布置好了。体验店里配备了乐器和大屏幕,学生可以在店里体验在线音乐课的好处。唯一和之前设计不同的是,隔出了办公区域。

  曾经有一位来自新疆的单簧管学生,跟着当地老师学了两年,还未能正确识谱。原来,他在当地的老师会拉二胡、吹笛子,但并不懂单簧管。按照“木管乐器、铜管乐器、打击乐器及弦乐器”次序纵向排列的乐队总谱,老师让他直接从第一行吹到第五行。这导致他养成了很多不正确的学习习惯,要走很多弯路。幸好,学生自己在网上搜索,找到了学音悦网,开始接受系统的音乐教育。

  这个学生的故事,让任威有深深的成就感。“音乐教育的核心就是人和人的感情传递。”任威深情地说道,“我很感谢自己选择了创业这条路。”

  历经几次搬家后,业务进入成熟阶段,公司也逐渐安定下来。成熟期的企业们开始构建属于自己的空间,塑造企业文化。

  安墨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经历了几次搬家,地址却一直选在上海的共享空间里。现在,联合创始人、COO陈莹在筹备最新的一次搬家,他们即将在北京成立销售和运营分部。这一次,他仍然选择了共享空间。

  出身酒旅,擅长跨界的陈莹分享了这样的观点:租用共享工作空间比单租一层写字楼要好得多。他语气自如,侃侃而谈,爽朗地向我朗诵了北京氪空间能够提供的企业服务列表。除了整体配套、企业服务外,和同在共享空间的中小企业的资讯交互,更能让人容易了解到各行各业的新趋势、新商机。他对此充满期待。

  充满期待的不止陈莹和她的安墨数字科技,乐活OKR与组织发展中心现在已经搬到了5A甲级写字楼,并将其命名为克罗顿维尔中心。克罗顿维尔是通用电气公司早期管理变革的策源地、CEO培训基地。中心宽阔、舒适,采用了纯白的设计,理念是让一切皆有可能。有时候,从初创阶段一路走来的员工们,还是会怀念那段睁眼上班、闭眼睡觉的美好时光。

  五年来,小诚互娱搬家多次,办公室里始终放着第一位客户送给他们的纪念品:一个小小的足球雕像。回想起当年的六人位,大家簇拥在一起,喊一句就能通知到全公司。如今,公司已经有90多人。有些时候,刘敬元看见老员工桌上的装饰还和当年第一个办公室时一模一样,心里会生出一些恍惚,同时又满是欣慰:“没让他们白跟我。”

  今年,刘敬元正在经历自己的第一次办公室装修、图纸设计,与之前被动接受合适的办公室相比,他有了更强的参与感。他自信而轻松地说,两年后,打算在北交所挂牌。

  学音悦网在西安买了甲级写字楼的3套打通作为客服中心,坐拥千万级别固定资产。做出这个决定后,任威心里觉得很踏实。同时,政府还给学音悦网提供了1000多平的众创空间。下一步,他们将要规划自己的线下园区,离创建音乐大学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家”这个字对创业者来说意味着很多。创业和搬家一样,是一场漂泊不定却坚定不已的旅程,亦是一场有终点的前行。

  创业不休,搬家不止。在采访过程中我发现,经历过多次搬家后,这些创业者口中,少了很多焦虑与无奈,多的是平和与笃定。

  遍地是黄金的时代已经过去,这一代创业者的机遇与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二十年前,创业者经历的是市场变化的狂风骤雨,而这一代创业者经历的是心中的风浪。

  陈莹表示,不用追溯到世纪之交,仅仅往前推10年,创业红利和现在截然不同,金融、财税、法律都还有很多机会,抓住这些机会,就有很大几率成功。

  2015年,陈莹在乐视工作,明显感觉到机构很很容易募资。任何一个项目,只要拥有自洽的逻辑,拼凑一个不错的团队,就能轻松融到几百万。当时,机构考察的不是回报率,而是当期能投多少项目,疯狂试错。

  到2018年,机构纷纷陷入钱荒,天使轮的项目都用C轮的眼光去考察。互联网已经成为基础设施,创业的机会也少了。“这一代创业者更需要提出自己的产品力和驱动人群,找到更小的角度去实现价值,找到物质跟精神的平衡。”

  办伴科技CEO陈克明说:“对于两代人来说,胆子大这件事情已经是基本面了,上一代只要有胆子就可以,这一代除了胆子,还需要有知识,对事物要有自己的认知,对未来有预期。原来大部分创业者是为了赚点钱,现在的创业者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

  办伴科技的价值感来源于为企业降本增效;安墨数字科技的价值感来源于解决企业行政痛点;学音悦网的价值感来源于让所有人都能享受优质的音乐教育;不如胡来的价值感在于向市场传达自由、创新的精酿文化;小诚互娱的价值感来源于为夜间娱乐赋能;乐活OKR的价值感来源于帮企业找到优化管理的方式;脱单实验室的价值感来源于链接有真实脱单需求的互联网从业者……

  作为一家以创造性的电子产品闻名世界的企业,惠普的价值来源于通过技术和创新帮助实现那些能够改变世界的想法。学音悦网创业早期就申请过惠普的创业计划,以优惠的价格购置了电脑、打印机等办公用品。至今,陪伴他们长达五年的惠普入门级打印机还躺在库房里,电脑还在正常使用,成为了创业的可贵见证者。惠普对创业者的长期陪伴可见一斑。

  除了坚持自身产品的持续升级外,惠普也一直在内容、传播、机会链接等方面持续的陪伴和助力创业者。惠普推出了战Club,为创业者提供一站式创业解决方案,丰富的培训和学习机会,并且为创业者深度对接创业资源和投资机会,从源头上助力创业者。

  惠普还计划在12月13日举行#创业不停下#VAN TALK主题演讲活动,邀请趁早、AKOKO、52TOYS等部分独角兽创业公司早期的几位见证者,与大家一起在后车厢中回忆创业初心,分享创业经历。

  同时,惠普将联合36Kr共同发布创业者调研报告,为创业者提供最前沿的创业资讯。

  在更早的时候,惠普还发布了微电影《老李的故事》,从搬家师傅老李的视角,见证了许多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不断搬家、不断发展的历程。影片满含对创业者的洞察与关怀,真挚而感人。影片最后,见多了那些一心想要改变世界的创业者的傻气后,老李在深夜写起了创业计划书……一个新的创业梦出现了,这次老李会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惠普希望能够让大家从更多维度了解创业者,同时在惠普的陪伴下,创业者能永远保持对未来的希望,更有勇气和毅力去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这也是创业的意义。

  本文由「品牌主理人」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必究。

  品牌主理人是36氪的全新栏目,旨在挖掘品牌营销策略,记录品牌成长。看到行业爆款频出的热闹,也看到新品牌0-1背后的试错和反思。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